美应伊拉克政府要求 首次向伊部队空投弹药

更新时间:2021-06-15 03:16:46 作者:曲曲 阅读:2675

美国军方11日说,美方军机向遭极端武装“伊斯兰国”(ISIS)围困的伊拉克部队空投了食物和弹药。这些物资补给是应伊拉克政府要求提供。法新社报道,这是美军首次直接向伊拉克部队空投弹药等补给,先前空投的物资多为人道主义救助。

本版据新华社

向交火地区投放36捆物资

美军中央司令部声明说:“美军向伊拉克的拜伊吉周边多次空投,以补给在这一地区的伊拉克安全部队。”36捆物资于10日和11日投放,包括食品、水和弹药。

拜伊吉市位于巴格达以北200公里、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以北30公里处。美军中央司令部声明说,拜伊吉市区虽仍由伊拉克政府控制,但周边村镇遭到“伊斯兰国”猛攻。

在拜伊吉等多个交火热点地区,伊拉克部队面临不小压力。正出访南美的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坦言,打击“伊斯兰国”行动“艰难”,需要时间。

哈格尔说,美国与土耳其保持密切接触,磋商了土方协助训练和武装部分温和派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等相关事宜。双方磋商取得“相当进展”。

土耳其先前表示,空袭不足以清除“伊斯兰国”武装,应考虑其他选项,包括采取适度的地面行动。不过,土耳其不会“单兵作战”。

除空投物资,美军牵头的多国部队10日和11日继续空袭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据点。

英德开始培训库尔德武装

英国国防部发言人11日告诉媒体记者,英军已经开始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培训当地武装。

这名发言人说:“政府先前明确表示,作为协助打击"伊斯兰国"的部分内容,英方有意为库尔德武装提供培训。”

培训任务获得国防大臣批准,一支“小型专家部队”在埃尔比勒培训库尔德武装使用并维护英方上月提供的重型机枪。

除培训任务,英国“旋风”战斗轰炸机也投入对“伊斯兰国”的空袭。不过,首相卡梅伦已经排除向伊拉克派遣地面作战部队的可能。

另外,德国向库尔德武装提供了冲锋枪和便携式反坦克火箭发射器,德方人员也在埃尔比勒开展培训工作。

战局

库尔德人苦等土开放边境

叙利亚边境重镇艾因阿拉伯(库尔德人称科巴尼)正苦苦支撑。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加强力度空袭了包围艾因阿拉伯的“伊斯兰国”武装,但“伊斯兰国”攻势并未减退。分析人士称,如果土耳其不开放边境补给通道,艾因阿拉伯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艾因阿拉伯是叙利亚第三大库尔德人聚居地,北邻土耳其,由与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的“人民保卫军”据守。眼下,“伊斯兰国”武装从东西南三面包围艾因阿拉伯,“人民保卫军”的补给只能依靠北侧。然而,北侧的土耳其一直大门紧闭。

身处艾因阿拉伯的库尔德军官伊斯马特·谢赫11日经由电话告诉路透社记者:“空袭对我们有利,但"伊斯兰国"从东面运来了坦克和大炮。我们先前从未看见他们有坦克,但昨天我们发现了T-57坦克。”

这名军官说,随着“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进逼,巷战恐难避免,届时空袭再难发挥有效作用。

叙利亚的库尔德领导人已经要求土耳其设立一条过境走廊,让援助和军事装备得以进入艾因阿拉伯。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警告,如果土耳其继续坐视,令艾因阿拉伯遭血洗,库尔德工人党与土耳其政府的停火协议将以失败告终。

一名卡米什利的库尔德军官说,卡米什利数以千计的库尔德战士已经待命,只等土耳其开放过境走廊。

卡米什利是库尔德人在叙利亚的又一聚居区,现为库尔德武装控制。这名军官告诉路透社记者,艾因阿拉伯的库尔德武装需要更好装备,比如中程武器。“从艾因阿拉伯的新闻报道和其他信息看,(库尔德武装)缺少大量武器。”

揭秘后悔加入组织受制组织纪律

ISIS西方女成员有家难回

英国《每日邮报》10日披露,一些西方国家女子曾经为了所谓的信念或只想寻求刺激,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几个月后,当兴奋感、新鲜感褪去后,她们当中不少人开始厌倦这种生活,追悔莫及。然而,迫于结婚、怀孕的现实,或受制于严厉的组织纪律,她们已经难以返回家乡。

女代言人求助家人渴望回家

17岁少女塞姆拉·凯欣诺维克和15岁少女萨比娜·塞利莫维奇在奥地利维也纳长大。她俩今年4月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充当这一组织的“女性形象代言人”,经常利用社交网站炫耀自己的生活。

奥地利警方经过调查发现,这两名女子据信都已嫁给“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且怀有身孕。

奥地利媒体援引国家安全机构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这两名女孩现在身居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并与家人取得联系,迫切希望回家。

与这两名奥地利少女有相似遭遇的是法国高中生诺拉。她曾多次打电话求家人把她从武装人员身边带走,斥责这些人是“骗子”、“伪君子”。

今年5月,诺拉的哥哥富阿德去叙利亚,兄妹俩得以相见。富阿德回忆:“当她看到我走进屋后,就哭个不停,抓着我不放。”

富阿德说,他听到妹妹和一名高级武装人员的对话,这名武装人员禁止诺拉离开。自5月那次会面以后,家人再也没联系上诺拉。

一举一动遭到组织严密监控

总部设在美国的智库“恐怖主义研究与分析联盟”上月称,“伊斯兰国”的女性成员不在少数。现阶段,这一极端组织大约有200名来自14个国家的女成员。此外,“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外地区招募的新成员中,15%是女性。

法国人类学家杜尼亚·布扎尔如今专门为那些险些加入极端武装的人提供咨询,帮助他们“去极端化”。

布扎尔说:“那些我们跟踪的(加入"伊斯兰国"的)女性中,没有一人回来。”

法国人塞弗兰·玫霍特告诉路透社记者,她的17岁女儿萨拉6个月前离开。如今,萨拉可能遭到极端组织的严密监控。

“当我们通电话时,她总是说"我很好,什么都不缺,不想回家"。但我知道,旁边肯定有人在监听通话。极少数情况下,她一个人时能给我打来电话,我能听出来,因为那时候她的语气都不一样了,”玫霍特说。

难抵ISIS浪漫攻势追悔莫及

为何会有一些西方女孩不顾家人反对,执迷不悟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呢?路透社分析,这要归因于这一极端组织的招募活动。

在欧洲国家,活跃着一批“伊斯兰国”招募者,这些人通常是年长女性。她们利用社交网站、打电话的方式教唆年轻女子加入组织。

法国人类学家布扎尔说,还有部分招募者利用“浪漫攻势”,让一些女孩子误以为自己与某名极端武装人员相恋。

德国国内情报部门主管汉斯-乔治·马森说,在“伊斯兰国”的宣传手段中,浪漫攻势的效果十分明显,有些女孩就是“想要嫁给圣战者”。

土民众抗议ISIS

1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多名示威者抗议ISIS袭击叙利亚边境重镇艾因阿拉伯。土耳其境内有库尔德人约1500万。过去3天以来,在库尔德人聚居的东南部地区发生示威冲突,至少33人死亡,包括两名警察。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